父亲改变了警方调查枪击案的方式

十多年来,自从警察杀了迈克尔·贝尔的儿子后,他一直在努力对枪击案进行独立调查——他一直在努力确保每个家庭在警察使用致命武力的时候都有权接受调查。

2004年11月,他的儿子迈克尔·贝尔(Michael Bell,Jr.)在威斯康星州基诺沙(Kenosha)的家门口因涉嫌交通违法被拦下。尽管仪表盘上的视频捕捉到了最初的对峙,但警官们很快就把他从摄像机上拉了下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还不清楚,但就在几分钟后,在他自己的车道上——距离他母亲和妹妹观看的地方只有10英尺——21岁的迈克尔·贝尔中弹身亡。

警方声称,贝尔被枪杀是因为他在搏斗中试图把一名警官的枪支从腰带上扯下来。但平民目击者——甚至是说他感到有东西在拽他的枪套的警官——实际上并没有看到贝尔的手在武器上。

他的父亲曾是一名军事飞行员,他以前看过调查,认为儿子遇害案将由一个独立小组进行调查。

迈克尔挖苦地说:“在执法部门不是这样的。基诺沙警察局不仅调查了自己的枪击案,而且就在两天后,警察局长亲自宣布杀人是正当的。

将近14年后,迈克尔仍然困惑不解。”你怎么能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进行调查并完成呢?“尸检报告还没有完成,多名目击者还没有接受采访,法医鉴定也没有完成。

最终,这些测试不会在枪或皮套上发现贝尔的DNA或指纹痕迹,但警方和检察官仍拒绝重新展开调查。

从那以后,迈克尔一直在努力让他儿子的案子重审,并改变有关警察枪击案的法律。他用与警局和解所得的钱在全州张贴了数百块广告牌,都问了一个简单的问题:“当警察杀人时,他们应该自我评判吗?”

年复一年,他给州长、总检察长、州立法委员和市委员会打电话写信。迈克尔甚至去威斯康星州最大的警察工会——该工会曾为杀害他儿子的警察颁发勋章——要求他们与他合作修改法律。

最后,在2014年4月,就在埃里克·加纳和迈克尔·布朗去世前几个月,国家立法机关将这一问题提请全国关注一致通过了一项法案,保证对警察杀人案进行外部调查。

在贝尔的努力下,威斯康星州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要求对涉及官员的枪击案进行独立调查的州,但此后,其他几个州也在威斯康星州模式的基础上进行了类似的改革。

不过,迈克尔还没有结束:他正在努力加强改革,以帮助减少警察枪击案。他设想了一个系统,在这个系统中,调查不仅仅是关于该怪谁,而是关于寻找有助于避免未来死亡的教训。他说在他儿子的案子重审之前他不会辞职。

订阅自由思考伟大的故事